当前位置主页 > 康复案例 > 烫伤 > >

相关搜索:烧伤 烫伤 皮肤缺损

丈夫用硫酸将妻子毁容 残疾养父行乞救女

丈夫用硫酸将妻子毁容残疾养父行乞救女(组图)
 出事前,禹志红是个秀丽的女子 

丈夫用硫酸将妻子毁容残疾养父行乞救女(组图)
11月20日中午,坐在女儿的病床前,母亲为孩子的药费发愁

  丈夫用硫酸将妻子毁容 残疾养父行乞救女

  电视剧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中梅湘南表面幸福的婚姻背后,丈夫安嘉和的施虐行为令人发指。郑州上街区峡窝镇的禹志红身上,真实再现了梅湘南的悲惨遭遇。在经历了长达9年的家庭暴力后,她鼓起勇气向丈夫张某提出离婚。2004年7月1日晚8点,张某将一瓶浓硫酸泼向了身着单衣的禹志红。在痛苦的挣扎和昏迷之后,惨遭毁容的禹志红重度烧伤,全身烧伤面积达40%。

  生命危在旦夕。灾难来临,张某被依法逮捕,而他的家人拒绝支付禹志红任何医疗费用,富有的亲生父亲也选择了逃避。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惨剧,全家人倾尽全力,希望挽回她的生命。但是,从7月份到现在禹志红共花了3万多元,伤还是没有好。为了救她,弟弟妹妹离开学校去打工,艰难时刻,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,他就是一直被禹志红瞧不起的、从出嫁那天就断绝了来往的穷苦继父王兴田。

  为救女,残疾养父街头乞讨

  禹志红的养父、年近六旬的王兴田是个老实的手艺人,由于在早年打工生涯中失去了左腿,勉强靠着钉鞋掌和配钥匙维持家人的生活。养女惨遭毁容后,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异常难熬。张某被依法逮捕,而他的家人拒绝支付禹志红任何医疗费用,为女儿凑钱治伤的担子就落在了王新田一个人身上。

  11月19日,见到王兴田时,他正准备到街上去乞讨,自行车上绑着自己制作的求助信:黑体大字“救救我的女儿”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刺眼。

丈夫用硫酸将妻子毁容残疾养父行乞救女(组图)
王兴田为女儿乞讨自制的求助信

  “志红11岁的时候,我和她妈妈重新组建了家庭。快20年了,和我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,我看着她长大,成家,结婚,生子。她出事后直到现在,我都有一股劲,一定要把她看好,那怕能保住一条命呢。给志红看病的钱,大部分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,加上民政部门的资助和市妇联转过来的好心人捐款,花了差不多4万元了。我8月份到郑州乞讨,住在当保安的儿子那里,也知道乞讨不好,但没有办法呀,不要说给孩子看病,就是生活也难以维持。”说起4个月来的生活,王兴田激动地说了几句,然后便是一声长叹。

  “看着全家人为我牺牲,真想一死了之”

  11月20日的中午,初冬温暖的阳光照在禹志红病房的窗子上。母亲正忙着为她准备午饭,由于经济困难,锅里也只是煮了些面条。病情的不断好转使得禹志红的声音比起7月份时有力了很多,她说:“我出了事以后,家里人为我操碎了心,能借的钱都借了,俺弟俺妹学都上不成了。最可怜的是俺爸,拖着个假腿在郑州要饭。我给俺妈说了,看好我苦命的儿子,让我死了算了。”说起这些,禹志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拉着守在一边的母亲,失声痛哭。

  安慰着泪流满面的女儿,白发苍苍的母亲用颤抖的手抹去女儿眼角的泪水。“俺妞这病眼看就有好转了,能筹的钱都筹了。现在除了她爸要饭弄点钱维持生活,家里是实在没有办法。我现在可怜她爸呀!天天拖着个假腿到处跑,万一出点啥事,这一家老小咋活呀。”

  万厚烧伤膏(无痂生肌疗法)秘方传承人得知此事后,对她的不幸遭遇非常同情,免去了她的治疗费,只收取药费。从近半个月的治疗情况看,禹志红恢复得不错,小腿处的创伤面已经开始愈合,病人一开始出现的长期低烧的情况也得到了控制。

        11月20日傍晚,王兴田专门拜见秘方传承人,当了解到女儿的病情已经有了好转,他笑了,并且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他的女儿他们一家的帮助。

视频中心

特色疗法

更多